<tr id="ycuuk"></tr>
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難忘的歲月 難忘的歌

作者:洪敏 時間:2019-08-09 瀏覽次數: ?【字體:

聽著雨把板房打得噼噼啪啪,在南方待了十幾年的蔣成明,早已習慣了這樣潮濕又悶熱,時而下雨時而晴的天氣。

“這天,下不了多久就晴了,上班嘍!”操著一口四川話的蔣成明,穿上雨鞋,戴上安全帽,拿上對講機,剛邁出房門,又回頭在床頭抓起一把藥片塞進嘴里,消失在夜幕中。

“老蔣,沉淀池滿了,找機械車輛清理一下吧?!惫と嗽掃€沒說完,蔣成明就推搡著這個人,說:“帶我趕緊去看看?!?/p>

“老蔣,快來幫忙協調一下交通,車又堵到半道了?!笨粗懦砷L龍的運輸車,穿著橘色反光馬甲,手持對講機的蔣成明不慌不忙,走進車隊中間,左看看、右看看、那股認真勁,儼然一名合格的“交警”。

有一次和中鐵二十局六公司前海市政項目上的幾位同事閑聊,問起誰參加過青藏鐵路這個話題。忽然耳邊傳來了蔣成明的聲音:“我參加過呀?!蹦茄凵窭镉醒陲棽蛔〉尿湴梁蛨远?,那是血脈深處涌出的驕傲,至今讓我不能忘卻。

1981年,18歲的蔣成明入伍,成為了鐵10師的一名戰士。那時候還是個毛頭小伙子,年輕力壯的他,在青海省烏蘭縣二郎村的二郎火車站成為了一名鐵路養護工。

“可能是當時比較年輕,適應能力比較強,雖然環境特別艱苦,硬是堅持了下來?!?/p>

翻開手機,蔣成明給我指著一張張他們當時修建鐵路的照片,眼前浮現出了一張張盡是荒蕪孤寂、溝壑縱深、白雪皚皚的“無人區”景象?!斑@個條件能生存下去嗎?”我不禁感嘆道?!拔覀兌际氰F道兵,再苦的環境也要堅持呀,不能當逃兵?!?/p>

卸道渣、扛枕木、搬水泥、背片石......當時沒有機械化作業,多數是靠人力進行作業,哪怕幾十天不能洗澡,吃的是夾生的飯菜,住的是臨時搭建的軍用帳篷,一到零下幾十度的冬夜,就會被凍的蜷縮成一團,整宿整宿的睡不著,可是蔣成明卻堅持了下來。

“那你為什么不去條件好的地方當兵了?”忽然,蔣成明整了整藍色工服,清了清嗓子,卻唱起了那首激情亢奮的《鐵道兵志在四方》“背上了(哪個)行裝扛起了(哪個)槍,雄壯的(哪個)隊伍浩浩蕩蕩......”

如果第一次上青藏線對于蔣成明來說是比較幸運的,在那里只待了一年半的時間,就被調往了原來的連部,可是第二次再上青藏線,他卻是在用生命去修路架橋。

“過了五道梁,難見爹和娘?!碑斊嚪搅肆宋宓懒?,海拔開始從4570米躥至5000多米,2001年,已近40歲的蔣成明再次踏入青藏線,參與修建青藏鐵路二期工程——格爾木至拉薩段,這次他明顯感覺體力大不如前,頭痛欲裂,胸悶氣短讓他萌生了想當逃兵的想法,內心激烈的斗爭了幾天幾夜。當耳邊再次回想起那首《鐵道兵志在四方》,熟悉的旋律,勵志的歌詞,他又重燃了斗志,大步走向工地。 

說到這里,蔣成明順勢拿出一個藥瓶:“我現在每天都要吃這種治療心臟病的藥,這個病也是在青藏線那段時間留下的病根。還好,我當時挺過來了?!蹦欠N驕傲的眼神告訴所有人,沒有后悔,只有堅持。

這次蔣成明被分配在秀水河——二道溝這段管轄,當了一名運輸車司機,記憶深刻的是那些讓人無法入睡的冬夜。

當別人都在呼呼入睡,而蔣成明為了讓車輛的發動機不被凍著,縮短早晨啟動車的時間。每天晚上凌晨,他就會輕手輕腳地裹著棉衣從被窩里鉆出來,頂著凜冽的寒風,蹲在零下幾十度的車旁一遍一遍地發動車,看著車微微發熱,他才可以離開。而這時的蔣成明,睡意全無,只能讓星星作伴,遙望故鄉的月夜,思念家鄉的妻女。

“我當時還見過十幾只狼圍著幾塊豬肉在撕咬的場景?!闭f起這個心驚膽戰的事,蔣成明平淡的語氣中卻有點膽怯?!爱敃r是真害怕,不敢從車里出來,屏住了呼吸,就希望狼不要靠近我的車?!弊鳛檫\輸車司機,蔣成明經常會拉著一大車物資材料經過蜿蜒盤旋、荒無人煙的野外,而遇上狼或者冰雹困在路上也時有發生。

翻看蔣成明的工作履歷,山西、廣東、陜西、河南、青海、山東.....這一個個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記憶,都留下了蔣成明的足跡。說起那些過往,蔣成明總是在強調:“比起修青藏鐵路,現在的工地生活太幸福?!笨赡?,只有經歷了才能刻骨銘心。

“在工地待了一輩子,崗位換了不少,但是只要領導信任我,我一定會干好?!币坏焦さ?,哪怕天再熱,雨下的再大,你都會看見一個曬得黝黑,身材微胖,快到花甲之年的老同志穿梭在施工現場;夜深人靜,你也會看見戴著一副老花眼鏡,桌旁堆著一大摞書的蔣成明為了考取安全員證書在伏案讀書。

有時候,偶爾聽到剛來的同事抱怨工作太苦、太累時,蔣成明就會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他們講述那段在青藏線時期的艱難歲月;心情好的時候,蔣成明也會在去工地的路上邊搖頭邊哼哼幾句:背上了(哪個)行裝扛起了(哪個)槍,雄壯的(哪個)隊伍浩浩蕩蕩......引得旁邊的同事也跟著一起合唱。

冒嚴寒、頂風雪、戰缺氧、斗凍土,那些在青藏鐵路修筑時期練就的“青藏線精神”讓蔣成明即使脫了軍裝,仍然保持著鐵道兵時期的精氣神,也會讓他在深夜里一邊情不自禁敲擊桌子,一邊飽含熱淚詠唱那讓首激情澎湃的歌。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三官网